http://www.jnqche.com

断链与变局:汽车零微型货车报价及图片-部件企业“苦等”春天

  由于掌握一定的技术,让郑文强的工厂甚至在当下承接了一些其他订单,其对记者表示,由于某主机厂有部分在湖北的供应商无法生产,“那客户肯定要想办法,我们离得近且人员也复工了,再加上之前也做过,就马上转给我们了”。

  而同在嘉兴的郑文强也感同身受,“我们也遇到了订单下滑,就是说现在汽车销量没有起来”,其对记者表示,工厂在2月13日就已复工,人员大部分已到岗。

  而对于遭遇种种困难的汽车零部件企业来说,处于下行周期中的汽车行业或许是令它们头痛的根源所在。

  “断链”危机

  “现在是相辅相成的,同在一个地球上,哪个国家出现问题,都会受到牵连的,”郑文强表示,虽然中国疫情势头已经被遏制住,但是现在国外许多国家的疫情正在肆掠,“对国外情况还是蛮担心的,因为国外市场一断的话,全球经济不好,对我们这块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在郑文强有些无奈的背后,正是经历复工难关的汽车零部件企业的真实反映。相关数据显示,我国零部件企业超过10万家,但当下或都行走在“艰难的”复工之路上。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国产特斯拉的风口之下,也有汽车零部件企业因涉及特斯拉概念而被市场关注。

  “一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而当下汽车零部件行业的“蝴蝶效应”似乎正在不断发酵。

  “汽车销量没起来,我们的订单也下降了。”在浙江嘉兴经营一家汽车零部件企业的郑文强表示,虽已复工但一季度业绩会受到很大影响。

  3月4日,乘联会表示,初步判断2月全国乘用车市场零售增速同比下滑达到80%,估计2月下滑80%是2020年车市的最大一次下滑,而1-2月累计同比下降幅度达到41%,这也是近20年来的最大下降。

  “1月份过年,就是半个月,2月份没有做,3月份可以做了,但是订单没有了,这样肯定是不行的啊,”一谈到订单,在浙江嘉兴海盐经营汽车零部件加工制造生意的张成城语气颇为急促。

断链与变局:汽车零微型货车报价及图片-部件企业“苦等”春天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海外疫情未像当前迅猛发展之前,全球汽车产业链早已是“风声鹤唳”。

  2月20日,湖北省发布通告称,“省内各类企业先按不早于3月10日24时前复工”,而这已经不是湖北第一次发布复工消息,其曾于2月13日发布通告要求,省内各类企业不早于2月20日24时前复工。

  在武汉有布局的均胜电子(600699.SH)回复记者称,其旗下武汉公司目前正“积极做好恢复生产的前期准备工作”,且由于“公司在武汉地区产能占比较小,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影响也较小,整体可控”,同时根据客户需求,在不同区域间灵活调配产能。

  但在海外国家疫情持续蔓延之下,郑文强、李可们的担心似乎正在逐渐变成现实。

  “我们发了很多空运,这是由于各种因素导致的。”国内非轮胎橡胶件龙头企业中鼎股份(000887.SZ)相关负责人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由于此前开工较晚,而发空运能够争取时间,“要不然对方断货了怎么办?”

  郑文强的工厂主要是从事汽车零部件、模具的制造、加工等,平时主要是以二供为主,面向宝马等车企,而一供则是面向某TOP3造车新势力,其对此自称道,“我们虽然小,但是产品的竞争力还是很强的”。

  “相关进出口贸易业务相对较小,截至目前,公司在海外的各项业务都处于正常运营状态。”此前多次进行海外收并购业务的均胜电子表示,原因在于其在全球主要汽车市场内都设有生产等职能机构与部门,基本采用以当地货币结算的方式配套当地的整车企业运营。

  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韩国,拥有丰田、本田、日产等著名车企的汽车大国日本同样如此。

  原标题:断链与变局 汽车零部件企业“苦等”春天

  据多家媒体报道显示,丰田公司此前表示,在3月2日当周维持正常的产能之后,将在3月9日当周决定如何继续日本工厂的运营,而背后不可忽视的则是,中日汽车产业链联系之紧密,有数据显示,来自中国的汽车零部件占据日本车企整体采购量的30%。

  而对于煎熬中的湖北乃至其他省份汽车零部件企业来说,疫情正在得到控制或许是最大的好消息之一。除此之外,与零部件企业同频共振的主机厂也在逐步复工复产。

  本报记者 方超 石英婧 上海报道

  中鼎股份相关负责人就表示,“新能源肯定是一个大方向,包括我们现在也都是全力去布局这个新能源”,“我们认为未来有发展方向的领域,都进行了布局”。

  “如果国家没有一些刺激汽车消费的政策出来,我相信今年行业不是很好过,起码说上半年不会有好转,就看下半年整个经济环境怎么样,有没有外来的刺激政策出来,来鼓励内销。”郑文强表示期待国家出台刺激汽车消费的政策。

  在此情形之下,汽车零部件企业倍感焦虑,在记者采访的多家汽车零部件企业中,多数负责人表达了自身对2020年业绩的担忧。

  而对于复工准备情况,李可表示,“武汉说是3月10日复工,但是现在连资料都没有提供给你,手续也都不知道,它自己都不清楚”,其反问道,“那怎么复工啊?”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顾问杜芳慈也表示,“经济已经是高度全球化了,分工已经相当的分散且稳定。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一个环节的失误或供应不上都会影响到他人”,但其认为,“目前国内零部件企业受到海外疫情影响不会太大。”

  2月25日,由东航一架搭载着80.45吨汽车零配件的货机从浦东机场起飞前往芝加哥,上汽安吉物流总经理王泽民此前表示,“这些急需的零部件通过包机方式发运到通用汽车在北美、巴西以及阿根廷的生产基地”。

  值得注意的是,在“断链”风险之下,全球各大车企、零部件供应商乃至多个国家正在携手共克难关。

  世界卫生组织信息显示,截至欧洲中部时间3月9日上午10时(北京时间17时),中国以外共104个国家(领地/地区)确诊新冠肺炎28674例,死亡共计686例,其中意大利等国疫情正在持续蔓延。

  对汽车销量下滑颇为担忧的还有郑文强,“压力本身是很大,因为从2019年,2019年两年开始,汽车是断崖式的下滑,已经受到很大波及了,加上今年疫情,那不是雪上加霜嘛”。

  无独有偶,李可也谈到,“像我们原材料是从日本进口的,如果日本疫情控制不了,原材料来不了,那你怎么生产?”但其也坦言,“现在倒没有受影响,因为广州工厂没什么量嘛”,但对国外疫情走向,李可也表示不乐观。

  对于企业复工、如何应对行业影响等,记者致函致电双林股份,但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其回复,其相关负责人表示,相关信息已上报给领导,需要等待领导信息才能回复。

  “没人买车,它就没必要开工啊。”李可表示,自己在广州的工厂虽然已于2月11日复工,但是目前处于“复工不生产”的状态,而该工厂主要是给广州当地的几大著名车企供应零配件,“整个行情基本上都是没什么人买车啊,没订单” 。

  由于地处疫情重灾区,焦急等待复工的不仅仅是李可,在湖北黄冈经营汽车零部件工厂的李章也表示,“没有复工,这边都封城了”,而在十堰同样经营零部件工厂的朱茂然也表示没复工,但是“跟疫情有关的汽车企业都已经复工了”。

  “业绩起码下降三成,这还是保守估计,”在武汉经营一家生产注塑件等零部件企业的李可表示,现在自己比较焦虑,虽然在广州也有工厂,但是武汉工厂“东西拿不出来,人进不去,这个是你应对不了的,有些东西是那边独有的”。

  天风证券分析师认为,由于2月20日之后,疫情开始在全球蔓延,海外车企、零部件供应商生产的不确定因素正由中国向本国转移,“若疫情继续扩散,将对全球汽车供应链产生二次冲击”。

  在国家政策定调之下,广东等地已相继出台鼓励汽车消费的政策,而最新的一例则是湖南。3月4日,湖南省发改委主任胡伟林对外透露,为促进汽车消费升级行动,湖南省鼓励各地对无车家庭购置首辆家用新能源汽车给予支持等。

  如2月25日,深交所向双林股份下发关注函,要求详细说明其最近三年与特斯拉及其供应商合作的具体情况等内容,而双林股份在2月28日回复称,“佛吉亚是特斯拉北美的主要的座椅供应商,公司通过北美佛吉亚供货至特斯拉”。

  而除了寄望于国家出台相关政策以外,在新能源汽车发展成为不可逆的当下,部分汽车零部件企业也在“危中寻机”,不断加码新能源汽车业务等。

  “我们有款原材料是从美国进口的,一旦受到美国疫情影响,我觉得自己企业可能也会受到影响,可能现在还没有显现,但是搞不清哪一天就把威力显现出来了。”郑文强对未来颇有些忐忑不安。

  相关信息显示,2019年湖北全省汽车产量达到224.75万辆,约占国内汽车总产量的9%,而天眼查信息显示,湖北全省汽车零部件企业达到12027家,在全国举足轻重。

  而在经济全球化时代,汽车零部件企业也在某种程度上承受“断链”之痛,由于近期意大利、日本、韩国等全球各地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在持续扩大化,原材料进出口、物流运输等,正成为汽车零部件企业亟待解决的一道道难题。

  伴随销量不振的则是汽车经销商库存指数的高局不下,在公布上述信息的前一天,乘联会发布信息称,2月汽车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为81.2%,环比上升29.5个百分点,同比上升27.7个百分点,其认为“库存预警指数位于警戒线之上”。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出台对汽车制造业的支持政策早已成为普遍共识。早在2月20日,商务部相关负责人就表示,下一步,商务部将会同相关部门研究出台进一步稳定汽车消费的政策措施,减轻疫情对汽车消费的影响。

  相关信息显示,早在1月31日,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所造成的供应中断,韩国现代汽车就计划于该周末在韩国暂停生产Palisade SUV车型,而现代位于蔚山的4家工厂此后也经历停工、复产之波折。

  工信部网站信息显示,截至3月3日24时,16家重点整车集团主要生产基地开工率已达84.1%,员工复岗率达到66.5%,员工复岗率达到66.5%,除重点疫区外,汽车行业企业基本实现复工复产。

  寄望消费新政

  杜芳慈对此表示,广东等地政策的推出可能会有一些示范效应,“因为国家的一些会议里也说到了要刺激大宗商品的消费,所以我认为各地在贯彻中央政策的时候,在疫情改善后,都会有相应的政策来促进汽车消费”。

  “主要是没有订单”

  “空运就是为了争取时间,因为你之前已经是晚开工了,要不然对方断货了怎么办?”中鼎股份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此前他们已经通过上海等地机场向海外“发了很多空运”。

  张成城表示目前不存在员工返岗难问题,“我们员工都是海盐的,主要是没有订单”,其对记者表示,企业给华东地区一家头部车企及旗下公司作配套,但是由于车企自身没什么订单,他们也被迫承压。

  而郑文强的“幸运”,某种程度上也是湖北当地汽车零部件企业“艰难度日”的真实反映。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