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jnqche.com

F1策略报告西班牙站:跃马梅奔谁的错误更严重

但是这次情况有所不同。显而易见,在巴塞罗那,红牛应该让维斯塔潘落后里卡多3秒,抹杀维泰尔用undercut超越澳大利亚人的可能性。这样的话,里卡多将能够确保夺冠,红牛的胜利也能有所保障。维斯塔潘最差也能以第三名完赛。

此刻红牛仍然觉得可能受到法拉利的攻击。在策略选择上,他们可能会回想起2013年的铃鹿站,维泰尔和韦伯,与路特斯的格罗斯让之间展开的缠斗。当时他们让领先的韦伯先进站,使用3停策略。因为红牛知道格罗斯让会做出回应,这样维泰尔就能用两停赢得比赛。这招也确实成功了。

法拉利还有莱科宁可以对付使用两停的维斯塔潘。但是他们还是没能给荷兰小将施加足够的压力,甚至没有在二停尝试使用undercut。

高风险的三停策略无疑是比赛的转折点。红牛的里卡多和法拉利的维泰尔正是因为使用了它,因此输掉了比赛。在此,F1著名评论员詹姆斯·艾伦(JAMES ALLEN)将分析这一决定何以诞生,它对比赛的结果产生了何种影响,以及法拉利和红牛,究竟谁的错误更严重。

但其实法拉利的身后并不存在威胁,威廉姆斯的博塔斯距离相当远。他们其实可以尝试一些激进的策略,反正不会有坏处。

红牛和梅赛德斯都注意到了法拉利自信的缺乏,并琢磨着利用它。法拉利必须在内部克服这一弱点,这样在未来的比赛,他们才能够像上赛季一样,带来更多大胆的策略。

原本两辆梅赛德斯出局,为红牛和法拉利提供了夺冠的黄金机会,就看谁能够把握住它。占得先机的是红牛。领头的里卡多在赛道位置上领先于维斯塔潘。法拉利的维泰尔和莱科宁分别在第三和第四。

早些时候,维泰尔跟在赛恩斯后面损失了时间。但是超过了西班牙人后,他的速度看起来很快。里卡多率先在第11圈进站,比维斯塔潘和莱科宁都早1圈。维泰尔一直坚持到15圈,相比其他人积攒了轮胎优势。但恰恰相反,这一进站窗口让人完全看不出德国人打算三停。

这样听起来像是对比赛的剧情进行了篡改。对红牛来说公平的是,区分策略确保他们赢得了胜利。但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给予领头的、夺冠经验更丰富的那位车手更好的策略。

比赛之前,倍耐力曾表示三停策略是略快的策略。但是有经验的车队策略师们纷纷表示,如果有人没有使用两停策略,在第一节使用软胎,第二、第三节使用中性胎,他们会感到非常惊讶。

两支车队都清楚法拉利更快。但是跃马在排位赛中发挥失常,把机会拱手让给了红牛。因此为了取胜,法拉利势必需要采用非常激进的策略。

除非赛车或轮胎具有巨大的优势,否则要在巴塞罗那超车非常困难。所以领先的车手只要良好地通过最后一个弯角,在通过发车线时拉开距离,就可以守住位置。

此时法拉利最应该做的就是向红牛施压。但是他们没这么做,维泰尔紧随里卡多改用了三停策略,也在那时葬送了夺冠的希望。

赛前预测

维斯塔潘赢得了比赛,意味着里卡多和维泰尔双双落败。最大的争论在于红牛意外地在第28圈,让本已经掌控比赛局势的里卡多改用三停策略。但更具有争议性的是,法拉利决定效仿红牛。

所以完全没有必要让领跑的车手冒这样巨大的风险。里卡多进站时,其他的车队也表示难以置信。霍纳在赛后表示,这么做是为了防止维泰尔三停。区分策略是瓦解跃马计谋的最佳方式。

周五的练习赛中,轮胎的衰竭情况证明了在这里可以用两停轻松地完成比赛。软胎可以坚持大约14至16圈,两套全新的中性胎各可以跑30至32圈。以这样的组合完成66圈的比赛将相当轻松。

但是红牛并不想让维斯塔潘这么做,或者他们不希望让里卡多夺冠。或许让维斯塔潘在红牛的处子秀拥有一个强有力的比赛结果,才能成为车队下放科维亚特,提拔荷兰人的合理理由。也可能根据以往他在小红牛面对车队指令的态度,他们没有想到他会遵守!

第二节,维斯塔潘的速度比里卡多稍快。但是里卡多原本计划的同样是两停,因此也在控制轮胎的节奏。无论真相是什么,第28圈,红牛让里卡多进站改用三停策略的行为都非常诡异。此时使用三停存在三个问题。首先相比最理想的三停策略,里卡多之前的节奏让他已经慢了3到4秒。其次不利的是,他还必须通过额外的轮胎,弥补额外一停所损失的22秒,以及在比赛尾声超越那些2停车手。

维斯塔潘突破法拉利围追堵截获得胜利

维斯塔潘在第34圈率先进行两停,莱科宁在1圈之后。芬兰人紧随着维斯塔潘完赛,但没有能够给他造成足够的困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