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jnqche.com

IPO首日市值意外超蔚来宝马7系混合动力-,理想汽车上市之后的隐忧

这其中的原因主要是,成本控制方面理想较蔚来更为严格,但在研发投入方面,蔚来的研发投入比理想高出很多,理想汽车今年一季度的研发投入只有1.9亿元。另外不被注意到的是技术路线,不同于其它造车新势力纯电动汽车路线,理想汽车选择的是增程式电动车技术路线,其在招股书中也提到,理想ONE的材料成本接近于内燃机车的材料成本,远远低于同等级的纯电动车。

微观成本既包括用户决策成本,也包括决定企业生死的经营成本。在用户决策成本中,最大的门槛还是来自于对“燃油车还是电动车”的品类纠结,而引发纠结的核心出发点还是里程焦虑。理想用“解决里程焦虑的电动车”占领用户心智,扫除了这一决策障碍。而经营成本既包括一辆车的BOM成本,又包括车辆服务(例如充电、换电等)成本。BOM角度,目前电动车领域的动力电池成本占到整车BOM成本的40%之多;服务成本角度,中国的城市环境、居住方式都使得充电桩/换电站的建设和运营成本巨大,目前只有国家资本支持的新基建玩家例如特来电、国网等有能力培育这一市场,新造车企业如果尝试靠自身搭建这样一个庞大的充/换电网络,无异于给自己挖坑。理想从一开始就明确“活下去”的大目标,选择增程式的技术路线,保证了卖车伊始就能出现正毛利,且量产后的毛利远高于其他竞品,从而实现自我造血、提升了“活下去”的能力。

理想汽车累计销量刚过万辆,IPO首日市值却意外超蔚来,这是一场资本的狂欢,还是真“潜力股”?

虽然理想汽车目前的交付量已过万,但实际上这是自2019年4月份开启预售以来的累积订单,该数据无法反应其真实的市场表现。

众所周知,蔚来汽车中国总部落户合肥,刚刚第5万辆量产车在合肥基地下线,且蔚来在2020年前6月,累计销量为14169辆,而理想上半年累计销量为9500辆,即蔚来在上半年的销量是理想的1.5倍左右,但理想的市值却比蔚来高。

小结

本次理想汽车IPO共引入四位基石投资者,认购价为IPO最终发行价。其中美团认购3亿美元,王兴个人再认购3000万美元,字节跳动认购3000万美元,Kevin Sunny认购2000万美元,合计3.8亿美元。此外,刚清仓蔚来汽车的高瓴资本也在本次IPO公开发行中认购3亿美元。

招股书显示,理想汽车此次将发行9500万股美国存托凭证,相当于1.9亿股A类普通股,同时设定15%的“绿鞋期权”。理想汽车每2股美国存托凭证代表1股A类普通股,IPO发行价区间为11.5美元,高于此前10美元的最高定价区间;在不计算“绿鞋”的情况下最高融资将达到11亿美元;此次IPO的主承销商包括高盛、摩根士丹利、瑞银(UBS)和中金公司(CICC)。老虎证券和雪盈证券为副承销商,承销商总计享有1425万股ADS的超额配售权。理想汽车此次募集资金大部分将用于资本支出和新产品的研发。

在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云敲钟之前,理想汽车对外宣布其首次公开发行的950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每股定价为11.50美元,每股ADS代表两股公司A类普通股。此次发行预计将于2020年8月3日完成,具体取决于惯例成交条件。

最后是商业的本质。在这一点上,李想坚持“不骗自己”。这一点首先展现在了定价策略上,理想汽车从创立第一天就要求团队必须刨除所有补贴的影响,对产品独立、市场化定价,这有效避免了补贴变化带来的价格体系冲击和用户体验落差。在商业效率方面,李想基于自己多年在汽车之家平台观察到的传统车企品牌营销费用居高不下的弊病,从第一天就给公司定下“实现10倍商业效率提升”的目标,展开了一系列创新——打造一条龙的顾问服务以减少交付和售后环节的低效冗余、建立用户账号体系以打通用户全生命周期触点、创建数据化的透明系统以实现内部全链条管理。

上市之后的隐忧

宏观是指社会基础设施的成本,既包括电池能量密度的持续提升、电池技术的升级和其成本结构的重大改变,也包括充电基础设施的大量升级和成本优化,这要求每一个电动车行业的玩家充分考虑整个行业的发展节奏,顺势而为。

赴美IPO是一把双刃剑,既是新的起点,也将会潜藏着无数的风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